chapter 44(Minuet in G(2)...)(1 / 2)

栌城之夜 图样先森 7609 字 21天前

然而记者们没那么容易死心。

黎雅博见招拆招,那他们就换个问法。

“黎先生工作这么忙,不知道在感情方面有没有好消息可以分享给我们?”

男人微微一笑。

“我也很希望能有好消息跟各位分享,可惜目前真的没有,平时工作实在太忙了。”

……

“这种事情要看缘分。”

……

“近两年没有结婚的打算。”

实在无趣,这样的回答,记者们已经从太多富豪和明星那里听到过。

“多谢各位关心,今天就到这里,我真的赶时间,下次有机会我请大家喝茶。”

男人的嘴角始终带着最温蔼的笑容,而后迅速看了眼保镖。

保镖立刻上前,将记者们挡开。

其中一个男记者找机会问出最后一句。

“那家人那边不会着急吗?”男记者说,“比如黎太。”

黎雅博眉梢轻抬,除了看清男记者的脸,也看清了他手中话筒上的台标。

港城有名的媒体周刊,难怪普通话说的不太标准。

趁着黎雅博分心的几秒钟,男记者乘胜追击:“还是说因为黎太她太年轻了,所以管不住您呢?”

这句话中含义太多,黎雅博从容反问:“男人,边个唔锺意后生嘅,我爹地锺意,唔通你唔锺意?(男人谁不喜欢年轻的,我父亲喜欢,难道你不喜欢)”

男记者丝毫不慌,立刻说。

“我梗锺意了,嗰黎先生呢?(我当然喜欢了,黎先生你呢)”

在保镖关上车门前,黎雅博歪头,弯起唇,眼里也含着同样的笑意。

“我梗都係。(我当然是)”

彬彬有礼地承认了作为男人的劣根本质,他同样贪图女人的年轻与美色。

……

视频下全是各种猜测。这几年,多亏男人偶有兴致的白话教,方咛的白话进步不少,也大致看得懂这些非书面形式的口语评论了。

翻了几条后,方咛退出,将手机还给工作人员。

拍卖还在进行着,她却没什么心情思考艺术品的身价。

工作人员见太太的脸色不大好,小心询问怎么了。

明明今天到场的嘉宾,来打招呼的,几乎每个人都问了董事长为什么没在。

太太今天忙活了一整日,还以为太太也是期待董事长过来的。

可太太说没事,语气平静地让他留意董事长什么时候到,叫几个人去准备着,工作人员便也没再继续问。

只能任由那股说不清道不明的疑问在心间盘旋。

都说黎氏口头紧,但他们也不过是领工资养家糊口的普通人,又怎么会真的清楚董事长和太太之间的事。

很快,晚宴的嘉宾们也得知黎董要过来,已经打好了腹稿,待会儿黎董过来,他们第一句话应该是什么。

直到拍卖即将来到最后一件物品,这场慈善会背后真正的东道主终于姗姗来迟。

最后的拍卖品是一只冰阳绿的翡翠玉镯,是这届慈善拍卖会的珍品之最。

大屏上显示,这只手镯的捐赠者是黎方咛女士。

为了不耽误拍卖流程,黎雅博没有声张,低调地一路被礼仪领到前排圆桌。

礼堂很大,路过时也有眼尖的人看见了,推开椅子就要起身,被男人轻声示意等拍卖会结束再寒暄。

原本坐在方咛身边的嘉宾忽然起身,方咛不用看,也知道他在给谁让位置。

她没有回头,仰着下巴,目光专注地盯着台上的那只手镯。

而黎雅博同时也看到了她那修长的后颈处,两缕极细的发丝垂落。

此时台上手镯的竞价已经过百万。

黎雅博无声勾唇,手一伸,拿过了方咛手边一直被冷落的手举牌。

这个动作终于引得她与同桌的拍卖师一齐侧头。

在方咛疑惑的目光下,拍卖师也发出疑问:“黎董,您这是……”

下一秒,黎雅博举牌叫价。

两分钟后,那只翡翠手镯,在其他竞价者眼前溜了一圈后,又再次花落黎氏东家。

过程是有些莫名其妙,但这点钱,谁都不会当真,也自然就不会去较真,总之东西拍卖出去了,慈善也做成了,就行了。

到此,拍卖会圆满结束。

真正的东家来了,其他人自然都要来过来打声招呼,晚宴仍然没有结束。

方咛已经对人笑了一天,只想找个地方休息,被男人拦住。

她努力忍下不耐烦的情绪。

“怎么了?”

黎雅博语气温和:“跟嘉宾们都打过招呼了吗?”

“拍卖开始前就打过了。”

黎雅博点点头,指向此时正在朝他们走过来的一对夫妇,轻声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