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4.第八十四章(2 / 2)

合久必婚 扁平竹 9478 字 2个月前

甚至还在校外的餐厅偶遇过几次。

那个年纪的男女单独出去,似乎就是一种讯息。

关于早恋的讯息。

时间长了,流言变成常识。

许樱去找了姜邈,询问她到底怎么一回事儿。

姜邈耸耸肩:“还能怎么回事儿。”

许樱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:“不是吧,真在一起了?”

姜邈皱眉:“想什么呢。”

“既然没在一起,他们传那些谣言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反驳?”

“这有什么好反驳的。”她不以为意。

也是。

许樱松了口气:“你说你都和周屹川有婚约了,怎么可能看得上贺政南。虽然他的确很帅,但和周屹川相比,两人根本不在一个level.”

姜邈不懂,话题怎么急转直下,到了周屹川身上。

她皱眉:“什么婚约,就是卖身契。”

许樱叹气。她能够理解姜邈的不爽。

她和姜邈双方的家庭背景在北城属于同一背景,上流社会靠儿女联姻来巩固地位和拉拢人脉,早就成了一条半透明的“产业链”了。

不出意外的话,许樱也会面临和她相同的命运。

长大之后,和一个没感情,甚至可能面都没见过几次的陌生男人结婚。

相比之下,姜邈反倒是幸运的。

最起码周家的地位能让她在北城横着走。

而且,周屹川自身就是个顶好顶好的人。

哪怕没有感情,以他的修养,也不会让姜邈难过。

但姜邈想不通这点,她无论如何也想不通。

在她看来,周屹川是这场“绑架”中的帮凶之一。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贺政南家里出了点事情,最近来找姜邈的次数变少了。

听说是他妹妹生了病,某个下午被人发现倒在出租屋的阳台上。

贺政南直接请了一周的假,回去照看她。

班上有人在讨论这件事,周屹川无动于衷,翻阅桌上的书。

不时有人将视线小心翼翼投向他。

先前贺政南刚转来,成了部分人的眼中钉,还被针对过一段时间。

如果不是因为有周屹川,恐怕他早就被霸凌了。

可是这两个人最近不知为何,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教室,没有见他们再说过一句话。

即使贺政南好几次欲言又止,想与周屹川说些什么。

后者神情寡冷,并不看他,绕过便离开。

周身的低气压仿佛能将世间万物都给凝固。

“怎么回事,贺政南把周屹川给得罪了?”

讨论声压的很低,唯恐被当事人给听了去。

“难怪前段时间又看到赵勋去找他的麻烦了。该不会是周屹川……”

“应该不至于吧,周屹川没这么小心眼吧。而且贺政南那个性格,不可能把人得罪到天理不容的地步。”

“这也说不准,他们这些有钱人多多少少心理都有点问题。周屹川在学校又和谁走得近吗?”

“好像是哦。”

“说白了,傲呗,成绩好长得帅,家里的背景还牛逼。我要是他,我也看不上身边的人。”

背地里的点评肆无忌惮,但无论如何这话是不敢放到他跟前的。

贺政南的确遇到了很棘手的难题,他妹妹的身体状况很差,这么多年一直靠各种药物养着。

前几天晒衣服的时候没注意地上那滩水渍,滑倒摔了一跤。

后果可大可小。

当地的诊所检查一番之后,摇了摇头,说除了腰的问题,别的地方也有问题。

现在的当务之急是送去大医院。

可床位紧缺,贺政南跑前跑后也没等来位置。

那个时候他才十七岁,拿着银行卡,满头大汗的一家医院一家医院的问。

那张银行卡是家里全部的积蓄,自然也包括他的学费。

他的学费问题是靠周屹川介绍给他的工作赚来的。

他帮了自己很多。

如果没有他的话,自己能不能顺利留在这所学校都难说。

只是……

贺政南攥紧手里那张银行卡。

高温日晒下不停的奔波,他的衣服早就被汗打湿,整个人说不出的狼狈。

他想到几天前周屹川来找他。

他淡声问他:“那些话,都是真的?”

贺政南疑惑:“什么话?”

他看着他:“你和姜邈。”

当时周屹川的眼神,贺政南找不出一个合适的词汇来形容。好像与平时无异,可又分明有着很大的不同。

他仿佛在极力克制情绪,淡冷的眼底,找不出半分温度来。

贺政南知道他喜欢姜邈。

可以说,他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知道的。

周屹川其实没打算瞒,但没人问过他。

于是这场单方面的喜欢,被迫成为暗恋。

恰好那天贺政南的随口一问,他也自然而然的回答了他。

所以,他明知道周屹川喜欢姜邈,却还卑劣的企图占有她。

因为自己,也喜欢上了姜邈。

“我不清楚那些流言是怎么传出来的,我和她目前只是朋友。”面对他的询问,贺政南实话实说。

“目前只是朋友。”周屹川淡声重复了一遍他的原话,随后冷笑道,“我给狗扔块骨头,狗还知道冲我摇尾巴。”

他连狗都不如。

贺政南移开视线,心虚和愧疚令他不敢再看他。,